寇世远逃离大城市,我一个人去贵州古寨度过了与世隔绝的7天-刺猬体验Live

2019-03-14 admin 全部文章 1

寇世远逃离大城市,我一个人去贵州古寨度过了与世隔绝的7天-刺猬体验Live

寇世远


Hi,欢迎打开刺猬体验!
这里是「旅人酒馆」
前阵子是“逃离北上广”话题一周年,关于“逃离”的话题再次吸引了大家的眼球。很多时候,我们工作、学习不顺心的时候,都希望能出去走走。但是,这个“出去走走”的意义是什么呢?到底怎样的旅程才能真正让我们解开心结?
都说朴拙灵秀古侗寨,人杰“地灵”小天堂。今天的作者就逃进了黔东南这片遗世乡野,也许你能从她的经历中找到一点旅行的意义。
文 | 董舒子
我是逃一般地离开杭州的。
半夜临时订了一张去凯里的机票时,我对友情、爱情、工作都怀有错综复杂的迷惘。呆在一座城市久了,难免对纷繁复杂的人际关系产生厌倦,原本坚定的信念也会犹疑。

出发前,全世界唯一知道我去哪里的那个人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注意安全。其实,原本我也是个不过大脑的无知少女,愣是被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吓得怕怕的。

△从凯里黄平机场出来的时候,我手里仍旧抓着《贵州》LP
西江千户苗寨,一个明知道已经太过商业化的寨子,我却依旧选择它成为第一站。如果没有西江的开头,又何知淳朴的意义呢?

△西江千户苗寨
「换上苗服,像当地人一样生活」
夜的西江,如同夜的丽江,相似的店铺,相似的人造灯,连鼓声点点里的“丽江小倩”也有相同的味道。我一个人混迹在人群里,听着爱侣的情话,看着孩子的奔跑,望着千家万户灯火,没有太孤独。

西江的规划依旧混乱,离开主道想要穿梭寻找不一样的历史痕迹,但每次都绕了回来。这个最热闹的苗寨里,难道真的藏不下一个安静的角落吗?遥望远山,那里的田园似乎留下了一片静谧,那就去吧。

山岗之上,云间深处,终于寻得一丝鸟鸣蝉叫,农忙的人儿依旧辛苦地弯着腰。

“大姐,这是在插秧吗?”
大姐挥挥手,告诉我她不懂我说什么。景区之内,一田之隔,竟还有被商业化抛下的人。


缓冲即将结束,不再流连人群,辗转在一辆辆乡间大巴上,从西江回到凯里县城,又开往郎德,除了我,没有一个看上去像是游客。
我静静听着音乐,看着不同乡名划过,有些是书上曾提到的名字,第一次见却已分外亲切。车到山坳停留了,不再前行。


△季刀苗寨
郎德,曾经奥运火炬传递唯一经过的苗寨。
在西江的名声还没传至大江南北前,乡民们以为他们才是那下一个 “ 西江” 。
然而这里和 “西江 ” 一样的景区门,一样的观光车,游客却只有三三两两。传说,两年前,村子里还没有客栈,全靠搭伙。等到我来时,客栈已经平地而起,但吃饭喝酒依然搭伙。
这天刚好是端午节。吃饭前,是长长的休息时间。坐在门前长廊里看书,隔壁家的阿姨忍不住问我,“姑娘,我们家有苗服,你穿吗?”
阿姨止不住地邀请,那身绚烂的苗服终于套在了我的身上。

一个小姑娘追着气球跑过广场,看到我,怯生生地问:“姐姐,和我一起玩气球吗?”。我问小姑娘能不能和姐姐拍张照,她说要当我的小小摄影师,于是,就有了这张美照。
为了不浪费与这一身华服合照的机会,我拿着三脚架,穿行在郎德家家户户前。在一条农家小巷,来来回回跑动,吸引了又一个小女孩的目光。
“姐姐,我来给你拍一张吧!”
“姐姐,你看,我的小裙子能转起来,你也转起来吧!”
“姐姐,我们一起做个鬼脸吧!”


原来,一个人的旅行,从不曾寂寞。因为在适时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个陪伴一路的人。纯真的笑颜,安静的寨子,来回晃动叮叮当当的裙裾。因为你,我们一起收获了一个快乐的傍晚。

夜色渐黑,该吃晚饭了。苗族人的饭桌,少不了自家酿的酒,也少不了贵州那一味特别的辣。但阿姨竟然炒了一晚不带辣椒的土豆丝,体贴的心思令人动容。

阿姨斟上一杯米酒,打好一碗鸡稀饭,哦,还有端午节特有的贵州乌米饭!端午快乐呢!
「稀拉的掌声中,日渐变味的传统」
从大山深处醒来,终于离我熟悉的世界很远很远。这边,阿妈开始打扫自家房前的那一条小路。那边,大婶挽起发髻,准备开始一天的劳作。


△朗德上寨
老奶奶一早就喂好了小狗,背起了锄头,迈向了田里。时光把大山封住,这里依然是千百年来耕作的模样。

郎德小村寨,每日必有两场演出,那是招待客人之道,也是创收之路。一到时间,村里的广播响起支书洪亮的召唤。

家家户户赶紧放下锄头,换上衣服,穿戴一新,赶往村口。这时才感觉到村里人丁兴旺,旅人找遍山野也找不到十个人的当地农家,此时纷纷蜂拥而出。男女老少聚集村口,仿佛这是一天中最重要的时刻。


小孩儿在村口玩起游戏,女人们摆起了十二道拦门酒,男人们等待吹起芦笙跳起舞。然而现实往往与期望并不对等。这大山里面,被奥运眷顾的幸运已经消散。


村中的大广场成了临时的舞台,但“演员”比游客还多。女人手里的酒壶,停在半空,无处可倒;精彩的民族表演,掌声稀稀拉拉;老人们渐渐面无表情。
你多么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欣赏这样的努力。然而更多的人的到来,到底又意味着什么?这样的表演,渐渐成为日常,慢慢与传统无关。而郎德的人们,也已习惯了游客的冷落。所以,人们的脸上多了些许困惑,也多了些许麻木。

偶尔有置身事外的老人,依旧保持着传统的手作。那些心宽的,则看着自己同伴的舞蹈偷着乐。孩子们不经世事,每次都当做另一场游戏的开始。作别西江到达郎德时的兴奋,渐渐散去。

我想着,旅游到底意味着什么?于我,更希望留住田园牧歌般的诗意。而于他们,更好的生活才是心里的渴求吧!曲终必定人散,让我震撼的其实不是歌舞的绚丽,而是散场时的寂寥。
「一方水土的风情,只有亲身体验才会懂」
离开郎德,前往榕江大利侗寨。据说,那里有更原始的深山在等着旅人。
当摩的驶进大利的时候,每个聚集在村口的人,用如此好奇却不好客的眼神打量着我的时候,我甚至怀疑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深山。

△大利侗寨
摩的师傅不放心地把我丢在那个深山里,“你胆儿真大,一个人也不联系就来这里,还是一个女孩子家的。”所以,对大利最初的印象竟然是——真想立马离开啊!
幸好没有逃走,不然错过的是,怎样的一场暖遇。在大利,人们还穿着传统的布衣,用木梳挽着发髻;那根消失的洗衣棍还留有一席之地;有多少座吊脚楼,就有多少张笑脸。你举起相机,她们就忍不住正襟危坐。直到你夸奖她们笑起来才美,才羞涩地冲你一笑。


在大利,只要你说一句“你好吗?”,必定会得到一句“好,你也好吗?”在这里不用再担心旅行的意义,因为这就是旅行的意义。
村前的风雨楼,村中央的鼓楼,门前晒着的稻谷,吱吱呀呀的木板房,稀里哗啦的河水,喔喔啼叫的大公鸡,岁月静好,无牵无念。

住进了村口的农家,与农家杨大伯一家搭伙吃饭、谈天喝酒。大利的人儿不是不好客,是不知道如何招揽偶尔才路过的那一个旅人。面对满桌的酒菜,和饭桌后的热情,来时的恐惧,显得多么可笑。
「侗寨小学里,感受最淳朴的儿童节」
第二天清晨,杨家小哥要去镇里开会,刚好把我捎去通车不便的宰荡侗寨。宰荡,那是个更原始,更偏僻的山村小寨。
这一次,我去宰荡,只想试着寻找最原始的山歌。这天是六一儿童节,在宰荡遇到的第一个人儿是个小女孩。
我又用上了勾搭技巧,“嘿,能给你拍张照吗?”小姑娘愉快地点点头,立马站直摆好一个“V”。

据说村子里的每个人都会唱好听的歌曲,而小女孩给我唱了一首《虫儿飞》,我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天的六一儿童节,小女孩的学校有游园活动,我就跟过去了。出来前,刚在单位举办了六一儿童节活动。在这里,我看到了无差异一样纯真幸福的小脸儿。


在加所小学逗留了一上午,望着一张张愉快的笑脸,竟然忘了我是来追寻最好听的山歌。这是旅途意外的惊喜与快乐呢!也是送给自己最好的六一儿童节礼物!
「大山中曲折的寻歌之路」
离开加所小学,我又踏上了寻歌之路。从小学校走回宰荡下寨的村子里,看到一位老奶奶坐在那里,忙上前问:“奶奶,听说你们村子人人唱歌都很好听,你会唱吗?”

“我老了,不能唱了。但是,我媳妇儿能唱,你去找她吧!”
再次敲响一扇大门,一听我的来意,婶婶热情地告诉我,“现在都是农忙时节,大伙儿都在地里种庄稼呢!你等等,我帮你叫人过来!”说完,塞给我一个粽子。

婶婶去叫人,奶奶就把我领到了宰荡村的“乡村大舞台”。奶奶还细心地拄着拐儿跑前跑后询问,人来了没。其实,91岁老奶奶走路的速度根本跟不上担心的速度。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默默做着的手势,忧心忡忡的眼神,忍不住在心里颤动。“乡村大舞台”上,几个孩子已经占据了地盘,开始演他们自己的戏剧。
今天果然是快乐的儿童节,与孩子们特别有缘!


△“来来来,你们站好了,阿姨给你们拍张儿童节合影!茄——子——”
等了一个小时,姐姐妹妹阿姨婶婶们终于从四面八方聚齐了。在羞答答的推搡中,大山深处的临时歌唱团终于组成了,为我举办的专场演唱会终于拉开帷幕了。山歌嘹亮,只要起了个头,就向着天空飞去。那里头,有侗族历经千年的语言,也有诉说不尽无垠的历史。

一曲接着一曲,你竟然不知道如何去形容,那种清澈淳朴的味道。
直到曲终,旋律绕着梁木轻轻去。侗歌音乐专场会结束,天空飞起了小雨,折起脚架,收回思绪,作别乡人,打算离开。

这一次的旅程,果然成了一次非典型性旅行,满满收获的都是不经意出现的惊喜与感动。而出来之前,原以为我会风餐露宿,食不果腹……
吃过午饭,大姐换个衣服还要去田里继续干活。我挥别阿妈,也挥别了宰荡侗寨。别了,大歌,别了,宰荡,你给了我此行最大的暖意!

今日作者
董舒子
擅长摄影,表格控,整理狂,强迫症晚癌,好奇心宝宝,狂爱加戏,吃货百搭。心中的圣地是印度、古巴以及冰岛。新浪微博:@董舒子
*感谢董舒子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
原标题:《【海蒂手记】黔东南,一个人的独角戏》
今日话题
如果逃离都市,你希望去哪一个地方呢?
欢迎在评论区和我们聊聊。
编辑 | 大头

关注“刺猬体验Live”
遇见另一种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