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世远退休人员透漏的秘密,速看!-静夜陪入梦

2019-03-16 admin 全部文章 4

寇世远退休人员透漏的秘密,速看!-静夜陪入梦

寇世远

第一章 不富贵,不还乡?
八月,从青海祁连县开往西宁的一辆长途运输车上,在祁连大山深处一个叫凤凰村的小山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赵出息终于选择走出大山,向着在凤凰村支教已经一年半的某个女人经常说的大城市而去。赵出息是个孤儿,没什么大的理想和抱负,跟大多数走出大山的男人一样,他只是为了挣更多的钱。
其实村里人都知道为什么溜奸耍滑好吃懒做的赵出息终于下定决心离开生他养他二十多年的凤凰村,要不是因为那件事,想来赵出息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出大山。村里人嘴上不说,可心里都知道,只是偷偷的往赵出息的帆布袋子里塞着自家省下来的干粮,就连最看不起赵出息的老村长,也塞了两包在数十公里外的小镇上买的自己都舍不得抽的兰州。
临行前一晚,赵出息一夜没睡,在半山上的破旧学校里和那个女人聊了整整一晚上。说是学校,其实也就几间乡上拨款村里筹款才凑合建起来的瓦房,还有那块空地上女人自己买的国旗,那是赵出息生平第一次看见国旗,每次他都能坐在土堆上盯着那国旗看上半个小时。
至于走出大山的真正原因,也只有那个女人知道……
西宁是距离祁连县最近的大城市,赵出息知道那是青海省的省会,大城市到底有多大,赵出息用他那天天做白日梦的脑子再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模样,这便是如同他一样的小人物的悲哀。坐在陕汽重卡运输车堆满山货的车厢里,赵出息很没素质狠狠的朝着车外吐了口唾沫,用方言骂骂咧咧道“特么的,总比祁连县大吧”
连绵起伏的祁连大山越走越远,自认为没心没肺的赵出息也越来越失落,等到祁连大山彻底消失在眼前再也看不见的时候,赵出息干脆闭上眼睛睡觉。他知道,自己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再回凤凰村。
或许是昨晚一夜没睡,赵出息很快就睡着,睡梦中,他梦见自己在大城市里挣了很多很多的钱,开着十多辆小轿车回到了凤凰村,一直看不起他的老村长以及总是在背后骂他戳他脊梁骨的村民们对着他点头哈腰,他大手一挥便给村里建了座希望小学,然后屁颠屁颠的去找那个女人兑现承诺,可他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她,他突然明白,她不属于凤凰村,也不属于他。
赵出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夕阳照的他努力才睁开眼睛,想起刚刚那个梦,赵出息不禁心里大骂自己,妈的就你还开小车,凤凰村那破地方估计小车没进村全翻山沟里去了。
赵出息摇摇头,傻不啦矶的嘿嘿笑着,随意的抬头准备伸个懒腰,这才突然发现周围的环境早已发生变化,远处的高楼大厦替代了连绵不绝的大山,身边一辆辆豪华的汽车飞驰而过,赵出息急切的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慌忙的站起来四处张望着,当偶然瞅见远处西宁两个字的时候,赵出息却突然安静,痴痴的扶着山货堆一动不动的瞅着身边陌生的一切,喃喃自语道“这就是大城市?”
有惊喜,有失望,更多的是期待……
赵出息突然傻不啦矶的大吼道“大城市,我来了”
如此惊世骇俗的举动,加上那一身破破烂烂如同流浪汉的衣服,自然换来的是路上行人看怪物一样的眼神,更有甚者鄙夷的大骂土鳖,山炮,傻逼。
赵出息懒得理会,继续肆无忌惮的傻笑。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凤凰村里,一个扎着马尾的女人正坐在山腰的破落学校门前望着天边快要落山的夕阳淡淡的笑着,那笑容不倾国也不倾城,只是如同暖春的太阳,温暖和煦。
以往每天这个时候,总有个男人会给她来送饭,女人记得很清楚,除非男人去了祁连县城。只是今天那个男人没有来,女人也知道,他再也不会来了,想到昨天晚上男人给她说的那句话,女人不禁自言自语,那出俗的气质却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像一朵清风自来的白莲花。
城市很大,如同祁连大山一样,赵出息使劲瞅也瞅不到边,多半小时后赵出息慢慢熟悉了这陌生的一切,掏出老村长塞的最普通的兰州,肆无忌惮的抽着,他略显迷茫,不知道自己如何在这个城市立足,如何能挣到很多钱。他很凌乱,答应她的绝不能食言,不然村里那些孩子就没有老师了,不是谁都喜欢凤凰村那鸟不拉屎的地方。
西宁彻底天黑已经是九点多,陕汽重卡终于到了西宁的落脚点,一个货运中转站。大货车的司机是四川人,一口川普让赵出息似懂不懂,虽然他自己跟着女人学的普通话更二逼,有时候听到蹩脚的方言时还得去猜,赵出息叫他王哥,跟车的司机则是王哥上大学的儿子,比赵出息小两岁,赵出息喊他小王,如同他父亲一样皮肤黝黑偏瘦的小王只是微微一笑,不多话,只是赵出息觉得父子两人根本不像,小王身上有种独特的气质,还有他的眼神,很清澈。父子两都是本分人,并未对赵出息这个山里的土包子有丝毫的鄙夷,因为王哥经常跟着他老板去祁连附近几个县收山货而认识老村长,所以这次赵出息出山才搭了顺风车。
货运中转站很大,停着几十辆大大小小的长途运输车,大江南北五湖四海的人都有,这个从每个货运车挂的车牌就能看出来,赵出息虽然没上过学,可他识字,更知道每个车牌代表的省份。他肚子里仅有的这些知识是三个人教的,另一座山上的老和尚算一个,可惜已经死了好几年。曾经来凤凰村的某个男人算一个,似乎再也没见过这个男人,最后自然是她。
下车后,赵出息屁颠屁颠的掏出老村长的兰州递给王哥,不是一根而是整整一盒,要知道在凤凰村出了名抠门吝啬只进不出的他只舍得抽了一根,还砸吧砸吧的猛吸。这点为人处世的道理他明白,何况出山之前女人叮嘱过,多付出多吃亏不求回报也好,少贪心少抱怨知足常乐最好。赵出息自认为自己要做到女人说的这境界,还得修炼个几十年。
王哥一开始执意不要,推辞两下后还是拿下,毕竟是普普通通的小人物。天已经彻底黑下来,王哥去货运站办理入住手续,赵出息则和小王蹲在车前抽烟聊天,除过两个在附近来来回回的回族大汉,鲜有人去注意他们。
赵出息知道小王是大学生,好像是四川师范大学的学生,光是大学生三个字足以让没上过学的赵出息羡慕八辈子。小王对第一次出山的赵出息也挺感兴趣的,若有所思的问道“出息,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赵出息愣了下,这个问题让他思索了好几秒,最终还是给了个笼统的答案,两个字“挣钱”
“你这不跟没说一样?做人做事都要有计划,不然你一直都会碌碌无为,挣点小钱挣不了大钱”小王抽了口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这些老师们照本宣科教给他的东西,他终于有机会说教别人了。
赵出息悻悻一笑,偷偷将只抽了两口的烟捻灭,也不反驳,只要能挣到大钱,让他干什么都行,不过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能干,这是女人警告过的,女人说,要是让她知道,她就亲手将他送进监狱,关一辈子。女人说的时候,赵出息心里却嘀咕,我又不在凤凰村,你咋知道?
“那你说说你的计划,我再琢磨琢磨”良久赵出息终于憋出一句话。
小王挺了挺胸,好像此刻很神圣的样子,望着天边,一脸微笑的说道“本科毕业考研,考研完争取考公务员,如果考不上就进国企工作,实在不行再选择外资,最后是民营企业。努力工作几年,攒钱买房买车,最后结婚生孩子”
赵出息听的一愣一愣的,貌似很流弊的样子,只是奇怪道“工作,结婚生孩子不都是必须的,还用计划?”
刚刚还对自己计划很满意的小王,瞬间就被赵出息这句看似无心的话喷的哑口无言,低头沉思。
几分钟后王哥办完手续回来,他们要等老板的另一批货到,因此停留一晚。赵出息有点茫然,他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兜里就只有可怜巴巴的几百块钱,在西宁这座陌生的城市,他连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王哥看出了赵出息的窘境,小声问道“没地方去?”
赵出息有点不好意思的点头道“一会在附近转转,随便找个地方将就一晚上,明天早上起来就去找工作”
王哥和赵出息非亲非故,本没必要管他,不过看在老村长和那一包兰州的份上,决定道“反正在哪将就都是将就,晚上你就在车里将就一晚上,正好帮我盯货,这场子里听说经常丢货”
赵出息一听,连忙感谢,随后王哥带着小王和赵出息在附近的面馆吃了碗拉面。吃完面回来王哥安排好赵出息,便和小王进了货运站的招待所休息。西宁昼夜温差很大,夏天晚上有些冷,赵出息靠着三面车厢折腾了个挡风的狗窝。
收拾好后,或许是白天在车上睡的时间太长,此刻躺在车厢里抽着烟的赵出息怎么都睡不着,赵出息难道真没有自己所谓的人生计划?
他清楚的记得六岁那年那个男人对他说的话,大丈夫怎能甘于平庸?
老和尚入土为安后,他就想离开不属于他的凤凰村。她的到来打乱了他的计划,那个孩子的死,让他下定决心离开。
想了很多事,以前的,以后的,赵出息告诉自己是该和曾经说再见了,掐灭烟头,望着灯火阑珊又陌生的城市,赵出息眯着眼睛自言自语道。
不富贵,不还乡?
第二章 尚未出师,颠沛流离
夜深人静,城市的星空远没有祁连山里那么的璀璨,就在赵出息快要睡着的时候,一阵脚步声让他瞬间清醒,西北民风彪悍,何况是西宁这种藏族维族汉族回族聚集的城市,治安可想而知。从小到大的生长环境让赵出息警惕性很高,他很少去信任别人,最近一年在祁连县发生的一切更让他坚信这一点。再说受人委托,货要是丢了,自然会和他牵扯不清,赵出息不希望出现意外。
“谁?”赵出息下意识摸上插在腰间的匕首,这是老和尚给他的,匕首有些年头,老和尚说是以前部队用的,俗名是六五式军用匕首,赵出息肯定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六五式,刀柄上刻着两个字,一面是生一面是死,赵出息叫它生死刀。
“出息,是我”半夜睡不着的小王低声问道。
赵出息一听是小王,这才放心的起身道“你怎么不睡觉?”
小王有些腼腆的笑道“睡不着,来找你聊天”
小王三下五除二的爬进车厢,两人躲在货堆后面,背靠着车厢,赵出息很舍不得的给小王扔了跟烟,自己没舍得抽,一包烟好几块钱,对他来说有些奢侈。
“出息,你有喜欢的女人么?”小王狠狠的吐着烟圈,带着那份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沧桑问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或许这就是他比同龄人成熟的原因。
“喜欢的女人?”赵出息小声嘀咕了声,似乎自己还真没有喜欢的女人,有好感的女人有两个,一个是祁连县医院那个帮过他很多忙的护士,一个便是她,赵出息不敢奢望的去喜欢她们。前者,他知道至少自己目前这样子配不上她,后者,是他只能抬头仰望。对于赵出息来说,以后随便找个女人结婚,也不过是一辈子。
赵出息很坚定的摇头。
小王有些意外,显然不信。赵出息无奈回道“我们村的女人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皮肤黝黑又干燥,是你你也不喜欢。祁连县的女人我又不认识几个,我在村长家的电视里面见过大城市里的女人,他们真特么漂亮,要胸有胸要腿有腿,说不定我以后就有喜欢的女人了”
“放心,你小子以后肯定有喜欢的女人,大城市里的美女很多很多,特别是我们成都,那就是美女如云,她们个个都是妖精,勾的你连魂都没有,你想不喜欢都不行”小王淫荡的笑了起来。
赵出息似懂非懂,也懒得懂,问道“那你肯定有喜欢的女人?我听李青衣说过,大学里面美女很多,大学恋爱很正常”
小王皱眉问道“李青衣是谁?”
“一个女人,问你话呢,你肯定有喜欢的女人”赵出息就像是被人发现小秘密一样连忙转移话题。李青衣,便是她的名字,这是赵出息关于她仅仅知道的一些资料。
小王瞅见赵出息的囧样,不再追究,一副你懂的表情。
诺大的停车场有些孤寂,为了省电,那些大灯早已熄灭,只剩下一些枯黄的路灯,小王手中的烟头显的有些刺眼,他弹了下烟灰,狠狠的叹了口气道“有,怎么能没有,可惜我喜欢她,她不喜欢我,她是我们系的系花,追她的人很多,我也只不过是那几百分之一,其中不乏开着跑车来上学的富二代和家里有权有势的官二代。”
“你有没有给他表白?”赵出息有些失望道。
小王自嘲的笑着摇头。
赵出息怒道“你都没表白,你怎么知道她不喜欢你,你个傻逼。真心不像胯下带把的爷们,你赶紧把你那二两肉割了吧,丢人”
小王哈哈的笑了起来,被赵出息给骂乐啦。
“我没表白是因为我确定她不喜欢这个样子的我,出息你知道不,其实暗恋多好,暗恋永远不会失恋,等她不是我想要的她的时候,我就可以默默离开了”小王略显忧伤的说道。
赵出息往后靠了靠,不屑道“我知道个蛋蛋”
两人一时无言,小王抽烟沉思,赵出息盯着路灯发呆。
良久,小王突然说道“出息,你是个好人。”
“我是个屁好人,别被劳资这外表蒙蔽。我在凤凰村可是好吃懒做坐吃等死类型的,偷鸡摸狗溜奸耍滑什么都干,你说我是好人不?”赵出息哈哈大笑道,笑的有些让人心疼,一个孤儿,要是没点本事,怎么能活到今天?
“出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身上一共只有两包烟,一包送给了老王。这一包,我观察过,除过我抽的三根,还有十六根,其中还包括你傍晚只抽了两口便捻灭的那半根,一个人对自己吝啬,对别人大方,再怎么傻逼,我都信他是个好人,至少不会坑朋友”小王掷地有声的说道,很坚决。
被人发现小秘密,赵出息有些不好意思,却未留意到小王叫司机老王而不是爸。
赵出息自嘲苦笑道“妈的,一包烟好几块钱,太奢侈了,我得省着抽,等以后有钱了,再抽好烟”
画面定格在这一秒。
小王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副画面,一个二十五六岁穿的破烂的男人,蜗居在杂乱的大卡车上,露出满嘴大白牙笑的辛酸,可那眼神却无比的坚定,似乎什么也动摇不了他的决心。
“出息,等以后你一定要来成都,劳资请你抽最好的烟,喝最好的酒,开最好的车,住最好的酒店,玩最好的女人”小王突然承诺道。
赵出息先是一愣,随即学着老王和小王的四川话哈哈大笑道“要得”
夜已深,两人都困了,外加赵出息明天要找工作小王要继续上路,便不再闲聊,赵出息把狗窝又收拾了一番,可以睡下两人,便挤在一起入眠。
凌晨三点的时候,或许是刚出山水土不服,赵出息的肚子里翻江倒海肆意折腾,浑浑噩噩的只能起来去拉屎,回来的时候赵出息猛然发现傍晚在他们附近来来回回闲逛的那两个回族大汉正在从大卡后面偷运东西,赵出息被惊的清醒,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一个人显然不是对手,如果跑去喊老王,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到时候没有证据更加吃亏,何况他不知道这两个回族人已经搬了多少货。
就在赵出息想办法的时候,终于让他发现了机会,其中一个大汉突然离开,只剩另一个大汉在东张西望,赵出息从附近捡了块板砖,偷偷摸摸的从旁边绕到了大汉的身后。
“妈的,这个时候拉稀,你个王八蛋”大汉低声骂骂咧咧道,眼睛却盯着面前的影子。
就在这时,赵出息抄起板砖砸向大汉的后脑勺。可惜,影子出卖了他,大汉猛的一转身躲过赵出息的板砖,同时抓住赵出息的胳膊,一记老拳狠狠的砸进赵出息的腹部,赵出息向后倒退数步,疼的龇牙咧嘴。
“狗日的,偷袭老子,找死”回族大汉暴怒的冲向赵出息。
赵出息好歹是跟着老和尚练过几招的,一开始吃亏只是没想到会被发现,这次回族大汉冲过来,赵出息不再忌惮,强忍着疼痛迎了上去,两人扭打在一起,回族大汉没点本事也不敢专门晚上偷货,毕竟是高危行业。
不到一米八的赵出息专攻下三路,身体灵活占了上风,不然面对一米八五的回族大汉,他肯定吃亏。赵出息想到另一个回族大汉马上就要回来,自己必须速战速决,几乎是不顾代价的一拳一拳的砸在回族大汉的身上和头上,回族大汉彻底怒了,硬是扛着赵出息的拳头一把抱起赵出息,狠狠的砸在地上,赵出息疼的还未反应过来,回族大汉已经骑在了他的身上。雨点般的拳头砸在他的身上,头上更是挨了两拳,赵出息彻底被打懵。
“老子弄死你”回族大汉不再揍赵出息,而是双手死死的掐着赵出息的脖子阴狠道。
赵出息脸色涨红试图反抗,可惜力气没有回族大汉的大,眼看呼吸越来越难,回族大汉的眼神让赵出息别无选择,赵出息的一只手伸向腰带处,拔出六五式,几乎是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将六五式送进了回族大汉的腹部,一刀两刀三刀,赵出息比之前回族大汉的眼神还要阴暗,毫不犹豫。
突然的异变让回族大汉一刹那失神,手上一松,给了赵出息喘息的空间,可他的手依旧不曾彻底离开。就在这时,赵出息抄起身旁刚刚遗落的板砖,一砖砸向回族大汉的头,这一次,还未回神的回族大汉没有躲开,被一砖拍晕,轰然倒在赵出息的身上,赵出息奋力推开回族大汉,坐在地上大口吸着气,望着身旁回族大汉鲜血横流的身体,脑中只有一个想法。
完了……
老天爷没给赵出息更多的时间感慨,另一位回族大汉便已经回来,赵出息心一狠,一不做二不休,决不能被发现。只是这一次,还未等赵出息下手,尚未发现这一血腥场面的回族大汉已经被人一棍打晕,这个人便是小王。
小王疾步跑过来急忙问道“出息,怎么样?”
赵出息眉头紧皱道“我杀人了”
小王在赵出息和回族大汉厮打在一起的时候便被吵醒,震惊之余下车找了根木棍准备帮赵出息,等他回来两人的厮打已经结束,正好碰上另一位大汉,顺手解决。
透过幽暗的路灯,小王已经注意到旁边的回族大汉,意识到事情的棘手,来不及思考,小王便决定道“出息,你必须跑”
“我跑了,就连累你了”赵出息木讷的摇头道。
小王大怒道“草泥马,你不跑等着进监狱,后半辈子就完了。你放心,我能应付这些事”
“你一个大学生怎么应付,我一个农民,贱命一条,大不了一死。你以后的路还长着,我不能连累你,不然那是作孽”赵出息虽然没心没肺,可做人有底线。只是想到女人那失望的眼神,赵出息便自嘲的摇头。
小王若有所思,平心而论,两个字,感动。
“妈的,你不走,劳资就弄死你,劳资再说一遍,劳资能处理,绝对不会出事”小王抄起丢落在赵出息旁边的匕首暴怒道,下意识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匕首,略显意外道“六五式”
“真能?”小王的坚决让赵出息最终相信并妥协,没理会他的惊讶。这份大恩大德他没齿难忘。
小王重重点头,随即迅速上车将赵出息的编织包丢下来,正好这个时候不远处一辆大卡发动估计要上路,小王拉着赵出息偷偷摸摸的躲在角落道“扒上这车,不管去哪都行,只要别待在西宁,西宁城市不大,保不准以后遇见这帮人,后果你知道”
“兄弟”赵出息嬉皮笑脸伸出手说道。
小王没笑,迟疑片刻,紧握着赵出息的手回道“兄弟”
这时,不知拉着什么的大卡正好开过来,赵出息猛的将行李扔进车厢,手脚麻利的扒车。
就在赵出息扒车的时候,小王激动的喊道“赵出息,特么的实在混不下去了,就去成都找劳资,就说你认识成都军区大院蒋开山”
赵出息已经翻进车厢,小王或者说蒋开山不知道赵出息是否听见自己所说的话,就这样,赵出息尚未出师,便已颠沛流离。
第三章 千年古都
内心波澜起伏不定的赵出息并没有听清楚小王所说的话,除过蒋开山和成都军区几个字眼,其余一律模糊。他的脑子里全是那个回族大汉是死是活,如果是死小王怎么处理?老王知道后会不会告诉老村长,她知道后如何感想?老王父子都是普通人,如果让小王顶罪怎么办?他生怕自己毁了小王的一辈子,作为大学生的小王,他的前途一片光明,他的人生会比自己精彩,他要考研工作结婚生孩子,可惜这一切有可能和他再无关系。
一念之差,便是两个世界,从此再无瓜葛……
这些充斥在脑海的想法让赵出息无比的懊恼和愧疚,以至于他很想跳下车去自首认罪,可想到大山深处二十几个孩子的命运背在他的身上,权衡利弊取舍后,赵出息最终认怂了,他几乎是抓狂般照着自己胸口来了两拳,后悔自己的冲动,酿成如此大祸。赵出息紧握双拳红着眼睛告诉自己,赵出息你特么一定要混的人模狗样,不然对不起她对不起小王对不起老和尚对不起那个男人,更对不起你在小平安坟前发过的誓。
从始至终,唯一让赵出息疑惑的是,小王告诉他自己能处理这一切时候那坚定的眼神和冷峻的气势。赵出息不得不自我安慰道,或许他真的能处理?
于是,赵出息就带着如此复杂的心理,在黑夜中坐着这辆不知道去往何方的大卡车,一路向东,锦衣夜行。
大卡车上拉着满满一车的西瓜,赵出息头枕着自己的编织袋躺在西瓜上,一路的颠簸让他浑身酸疼,他生怕被大卡车司机发现,不敢起身去看大卡车正向着什么方向而去,其实他什么也看不见,因为外面一片漆黑。由于之前精神高度紧张,不知不觉赵出息昏睡过去。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黑夜和星空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诺大的太阳和灰蒙蒙的天空,以及周围吵闹的环境,这次赵出息依旧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这种无力感让赵出息很抓狂,他很不习惯这种无法掌控自己的情况,好像自己的命运和前途等等一切都随波逐流没有方向,随时有可能翻船以至于全军覆没,赵出息知道自己输不起,更是告诫自己决不能再出现昨晚那种将自己陷入死地的情况,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小王一样。
你输不起,更不能输。
赵出息肯定不知道,这一觉他睡了整整十个小时,而拉着一车西瓜的大卡车也即将到此行的目的地。
千年帝都,西安。
就在赵出息胡思乱想又懊恼的时候,大卡车终于停下,赵出息偷偷摸摸观察周围的环境,发现这好像是一个类似于昨晚的货运中转站,其实这是一个蔬菜水果批发市场的物流仓库后门,周围的大卡车和他们一样等着进入批发市场卸货。赵出息思考数秒后便决定迅速离开这里,不管这是哪座城市,将是自己走出大山的第一个起点。
左顾右盼再三确定周围没有人注意,赵出息速度麻利背着编织袋溜下车,直到急匆匆走出蔬菜批发市场的仓库后门后,这才敢抬起头,映入眼中的除过周围的高楼大厦,还有‘西安市胡家庙水果蔬菜批发市场’几个大字。
“千年帝都,盛世长安,西安?”赵出息一脸茫然的嘀咕道,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来到这个老和尚临死之前经常嘀咕的城市。
当你初来一座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无朋无友,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的时候,那种无奈就像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一般。何况是赵出息这种逃亡随机来到一座城市的人,好比上帝摇了个色子,然后告诉你,嘿伙计,你去这里。
赵出息内心再怎么强大,也会被现实动摇,此刻的他一片茫然,毫无目的的一直往前走了两个公交站后,在一个出租车停靠站广告牌的后面,赵出息终于停下脚步,这是一块巨大的西安城市地图,赵出息知道自己在胡家庙附近,立刻盯着整张地图寻找胡家庙,好确定自己在西安的什么方位,同时确定要买一张西安市地图,熟悉西安市地图将会对他接下来在这座城市立足有莫大的帮助。
来来往往的路人偶有兴趣者才会施舍给赵出息一个眼神,对他们来说这个城市里像赵出息这样的流浪汉太多太多,几分钟后,赵出息终于在东二环附近找到了胡家庙,随即确定了自己的位置。
赵出息心满意足走到一家小商店,用蹩脚的普通话问道老板有没有西安市地图,背着编织袋头发乱凌乱衣服破烂的赵出息的确像是个流浪汉,商店的老板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似乎有些意外,盯着赵出息愣是看了数秒,眼神颇为同情,随即转身从店里拿出一份西安市地图递给赵出息用方言问道“小伙,是不是刚来西安?”
赵出息露出笑容嘿嘿点头。
老头轻笑着回道“不管你现在是啥样子,也别管别人咋去看你,只要你努力奋斗,这座城市都会让你落脚。也就是俗话说的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份地图就送给你”
老天爷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你平淡的感动,让你坚信生活。赵出息接过地图,蹲下拉开编织袋,翻了数秒取出十块钱放在老头的桌上,很舒服的说道“谢谢”
说完赵出息便提起编织袋头也不回的离开,十块钱对于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可他的尊严无价,赵出息不会再轻易接受别人的施舍,何况他还有这个能力去买一份地图。
老头很意外,摇头又点头的喊道“小伙,要是找活就去前面那立交桥底下”
老头的话让赵出息留心,他必须先找份工作以及落脚之地,虽然他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立交桥,还是个十足的城里人眼里的土鳖,可刚刚走出大山走出农村的那些男人们,谁不是从这一刻慢慢爬起来的,等以后有一天你出人头地后,谁还会在乎你曾经落魄的这一刻?
赵出息一直往前走了十分钟,终于到了老头口中的立交桥下,因为这里浩浩荡荡的有大概数百人,差不多都是像他这样来找活干的民工,他们背着行李和工具,穿的简单破烂,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着天,等着找工人的工头和中介们来,偶有工头和中介来,一帮人便一哄而上。赵出息和他们不一样,他只是放下自己的编织袋,坐在一位憨厚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边,客气的给中年男人递上烟搭讪道“哥,这里都有啥工作?”
中年男人对赵出息没有戒备,笑呵呵的接过烟闻了闻回道“刚来的?这里啥工作都有,不过就要看你能干啥,修下水道通马桶干小活打零工什么都有,你说人家老板来找刷油漆的,你说你不会还是不会么,所以说,得看你会干啥”
赵出息给中年男人点燃烟,自己依旧舍不得抽,笑道“就是的,就是的,怪不得这里拿着啥工具的人都有”
“小伙,你是干啥的?”中年男人美滋滋的吸了口烟,问道。
赵出息很诚实的回道“今天刚来西安,啥也不会,准备找个工作干”
或许是一根烟让男人略显亲近,中年男人瞅了两眼道“像你这种有力气的小伙,要是啥都不会,其实去工地上当小工比较好,就是有些累,不过拿的钱也不少,刚开始一个月也有个两三千,等以后本事大了,咋样都能拿个四五千的,比那些上大学出来的大学生挣的都多”
赵出息没想到干了小工,一个月就能挣那么多,眼睛一亮道“哥,你知道哪找小工?”
中年男人哈哈一笑道“你算是找对人了,我刚好认识一个工头这两天找小工,哥给你问问看还要人不,要人你就去那,我和那工头是老乡,让他照顾你,就是外货不要匠人,不然我去他那干,小工这货太累咧,哥年轻时还能干,现在老了不行了”
“那就先谢谢哥了”赵出息很识趣的将剩下的半包烟给了中年男人,男人推辞都没推辞就收下了。
于是,赵出息在男人的介绍下来到了位于南门城墙外的建筑工地,路上赵出息生平第一次看见城墙,眼睛连眨都不眨的盯着看。在凤凰村的时候,老和尚和李青衣都给他说过这个保存最完整的西安城墙,更是告诉他有生之年一定要去看看,赵出息没想到走出大山没多久便看到了气势雄伟的城墙。
霸气外露的城墙让人不禁想起这个城市曾经的辉煌,开着小面包车去接赵出息的工头是邻市的人,直接给赵出息开出两千出头的工资,赵出息想都没想便答应下来,对他来说当务之急是找个落脚的地方,这工地包吃包住还有两千多,让他已经很满意了,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工地上像他这样的小工可以拿三千多的工资。
工头叫王哥,又矮又瘦又猥琐,一路上和赵出息根本没说几句话,像赵出息这样刚进城的农民工他已经见过太多,对于赵出息几乎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窗外看略显鄙夷,他似乎忘了当年的他也是这个模样,人总是善于遗忘。其实赵出息只不过是想多了解这个他以后或许要奋斗大半辈子的城市,他想牢记这一刻在他眼里的城市和几十年后在他眼里的城市各自不同的样子,更想记住自己今天初来城市时的落魄。
到工地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吸引赵出息同时又吸引王哥的是工地上停着的两辆豪车,大气漂亮,赵出息认不出来,只觉得这车很豪华,王哥领着赵出息下车道“别看了,奥迪A8L,一两百万,再看你这辈子都买不起”
赵出息悻悻一笑,也不反驳,他难道要对王哥说,你特么怎么知道劳资就买不起,等劳资哪天有钱了,开一辆拖一辆。
王哥带着赵出息直接来到住的地方,尚未进去,便闻到一股发臭发霉的味道,赵出息不禁皱眉,等进去后果真是别有一番天地,里面乱的简直能和凤凰村的猪窝相提并论,不大的房子里整整两排架子床,差不多能住四十个人,衣服袜子垃圾被子等等东西乱丢在一起,赵出息一时回不过神。
王哥不以为然道“出门在外,将就住吧”
赵出息乐呵的点头,能有个落脚的地方他已经知足了,哪还会嫌弃?
未等赵出息熟悉工地的环境,王哥便让人喊赵出息去吃饭,吃饭的地方早已经聚集了几十个工人,蹲在附近头也不抬的吃着,赵出息的出现并未打扰他们,这个几百人的工地每天来来往往的工人太多,没人会注意你的存在,这就是现实。
没有碗筷的赵出息只夹了几个馍回到猪窝门口,闻着里面让普通人能吐的气味,蹲在地上的赵出息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倒是吃的津津有味,等到几个馒头吃完,赵出息起身瞅瞅猪窝,又回头看看那两辆价值百万的奥迪A8L。
赵出息无比冷静,老和尚不常嘀咕一句话么?
最穷不过要饭,不死总会出头……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阅读